document.oncontextmenu=new Function("event.returnValue=false;"); //去掉BlogBus中的广告 GerogeBlog.noAdForBlogBus();
  • Jul 3, 2011【转载】游戏王(高桥和希原作漫画)的真相 - [☆动漫天下]

    原文不知道是哪里,到处都是转来转去的……

    到底是社会救了游戏王,还是毁了游戏王呢?

    ——————————————————————————

    我是高桥○希。
    如各位所知,我是知名的漫画--游戏王的作者,同时也是游戏王R、游戏王GX、游戏王5D's等系列的监制,作画的是我助手们。老实说,我会封笔的原因有三,一方面是手部因为长期绘制图稿而产生发炎的状况,另一方面是透过这部漫画,我现在的经济状况其实还算不错,并不需要每天赶稿来维持生计。
    但更重要的一点是,我无法看到一个挂了自己是作者的漫画,然而画面却不是我脑中的那样。曾经我一度因为这样良心的谴责而想封笔,无奈埋了主角的身世这一条主线,只好在最后把主线收完之后才正式的告结。
    很多读者常常问我,为什么漫画的前后期走向差别那么大,从一个每一集跟别人玩不同的黑暗惩罚游戏的主角,变成一个只会玩扑克牌游戏的现世法老王呢?我曾经试着跟他们解释,这些东西在本传的埃及篇,也就是法老王的记忆篇写得很详细,但显然其实他们并不接受这个结果。
    好吧,既然会问这个问题,相信这些读者也是从第一二集看到现在的,你们年纪应该也不小了吧?哪怕你们刚开始看的时候只有十岁,现在说不定都已经半只脚踏入这个残酷的社会了。我现在要说的,是这个作品背后的真相。
    一个由现实所堆积起来,令人做恶的真相。
    要从我单行本出到第七本左右开始。当时刚连载完游戏一行人与貘良了进行的“怪兽世界”长篇,如同一开始连载的那样,我开始进行每一篇独立单元--或是说,Game--的
    创作。其实创作这个东西很有趣,我自己也很喜欢玩各种小游戏或是玩具,能把自己的兴趣画到属于自己的漫画里,是我一生的梦想,即使漫画家并不是个薪水算很高的工作。这也是我对自己感到骄傲的地方,因为和其他漫画作者比起来,我的漫画显得相当特别。
    我也知道喜欢看漫画的主要都是学生,这样的漫画对他们来说应该也比较有意义吧?
    总比看打打杀杀或是爱来爱去的漫画好。
    然而,某一天我接到了一通电话。
    为了排版方便,我还是用高桥来称呼我自己吧,更何况某种程度上,我觉得我已经不是当初创作这部漫画的高桥了。
    高桥:“喂?你好,我是高桥,请问您是哪位?”
    编辑:“高桥老师您好,我是Jump的编辑○○。”
    高桥:“啊啊,编辑大人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编辑:“是这样的,根据前几个礼拜的回函,你的漫画已经垫底很多次了。”
    高桥:“(惊讶)什么?这样的漫画没有人喜欢看吗?”
    编辑:“或许是吧,我念几个简短的回函给你听好了,‘那个游戏王真是无聊毙了,人物画的比例超奇怪,面目又狰狞,还玩一些莫名奇妙的Game,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啊
    ?’、‘我看漫画是要休息的,我才不想看像游戏王这种没有挂侦探漫画的类别,却要花那么多脑筋思考的鸟东西’、‘游戏王的作者脑袋里到底装什么东西啊?主角还蛮常靠小聪明才会赢,这样子真的有比较正义吗?惩罚游戏都不惩罚游戏了’。”
    这些话虽然简短,却仿佛一把把的利剑刺入我的心房。
    高桥:“不,不会吧,其他那种利用打架或是武器战斗的漫画,才会真正扭曲读者的价值观吧?”
    编辑:“高桥老师你不懂,这是漫画杂志的现实世界啊,少年们正血气方刚的,需要看这种漫画才会过瘾、热血、刺激、震撼啊!”
    高桥:“可是我的游戏也很精采啊,每个Game我都要想好久呢,常常为了编制Game本身加上故事情节的包装,一个礼拜都快不够用了呢!”
    是啊,相信这几年爱玩桌面游戏的你们也了解,要凭空想出一个游戏并不是很容易的事,哪怕我的Game的规则恐怕只有一般桌面游戏1/3不到的量。
    编辑:“唉呀呀呀,高桥老师你还是没了解我的话呢,我们Jump的口号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高桥:“......友情、努力、胜利。”
    我想起了一开始画的时候,编辑跟我说的那六个字。
    编辑:“对啊,你问问看自己,你的主角努力过了吗?他不过就是个靠着寄宿在千年积木里的灵魂,每次玩Game时不断的让法老王上身,耍小聪明,开大绝招,根本没有在自
    己的Game中输过,甚至成长啊!讲明白一点,他不过就是个发型怪异,每次到了表人格危险的时候就会有里人格跳出来玩恐怖的Game,然后事后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双重人格患者而已啊!”
    高桥:“才不是咧!我要告诉读者的是说,每个Game本身虽然有趣,但是若是用不当的心态藉由游戏或是其他激烈、暴力手段而欺负弱者来抬举自己成为王者,满足自己
    丑陋的野心与欲望,这是很不道德的呀!我才想说利用Game这样简单易懂的方式,来告诉现在的青少年这样的...”
    编辑:“啧啧啧,看来读者们并不吃这一套呢,回函的数字会说话的!更何况我这边可是有更为糟糕的事实喔?”
    高桥:“你说什么?”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编辑:“一直有读者的父母写信或是打电话来说,你漫画中所谓的黑暗Game其实是在教导青少年做坏事喔!”
    高桥:“咦咦咦?你说哪边?”
    我感到很震惊,我所创造的Game居然是在教导青少年做坏事?
    编辑:“咱们就不要说你的主角群们几乎都是考试成绩吊车尾的不良少年了,很简单啊,我们拿第一回来说好了,你可以说说看第一集的Game吗?”
    高桥:“嗯嗯,就是武藤游戏拼好积木之后,法老王的灵魂寄宿到他的身体上,所以游戏拿了爷爷给他的勒索费去找勒索他的风纪股长,Game规则是轮流把一叠钞票放在手背
    上,用刀子去戳,玩家只能拿刀子有戳到的钱...”
    编辑:“好的好的,到这边就好。你知不知道可能会有多少的青少年真的去玩这样子的Game呢?钞票和小刀都是日常生活很容易取得的东西呢,万一他们真的去玩,你负担的
    起这样的责任吗?”
    高桥:“可是很多高中校园漫画,也是常常出现拿着刀子的不良少年啊,有些里面画到的黑道还有枪呢!还有很多冒险漫画拿着长剑、大刀在那边挥舞,甚至是直接一拳就打
    在坏人身上的啊!”
    编辑:“高桥老师你没看懂他们的漫画啊,那是因为主角他们是站在绝对正义的一方啊!加上他们是要保护朋友,最后常常也是和平收场,不良少年被抓起来惩戒,坏人得到报应,主角就算受伤,医院躺一阵子或是草药敷一下休息个几页,就好了,连个伤口之后连载时都消失了呢,哼哼。”
    高桥:“唔,这不是重点吧,那也不过才一回嘛!”
    编辑:“家长投诉的还不只这一回喔,你还记不记得你曾经连载过一个神棍预言师的桥段呢?”
    高桥:“还记得啊,就是杏子和游戏遇到了一个预言师,游戏在过程中发现预言师是会用激烈的手段实行自己所谓的‘预言’的恐怖家伙,还试图利用麻醉药将杏子迷昏之后
    非礼她,所以游戏就用预言师的麻醉药下面铺好几张计算纸,像是层层叠一样,双方轮流的抽出纸,把麻醉药的瓶子弄倒了就输了...”
    编辑:“好的好的,看来你还记得很清楚。咱们先不要说意图非礼的桥段好了,这种桥段所在多有,相信你也知道化学药品有多危险吧,你这样不但加深了读者对于未知药品的印象,甚至还拿计算纸这种容易取得的生活用品来铺陈游戏,岂不是在灌输读者危险的知识吗?”
    不是这样的!
    我感到我的心脏开始越跳越快,我要扞卫我创造出来的东西!
    高桥:“可...可是你看名侦探○南的内容都常常出现古柯碱、毒品、氰酸钾、乙醚这些名词啊,我看这几个名词出现的频率比矿泉水啊、果汁啊、牛奶什么的都高好几倍,
    不是引起很大的回响,也没有家长说话啊?而且金○一少年之事件簿在第一次的事件中也有女生因为同学的恶作剧,结果被硫酸还盐酸泼到脸的镜头啊?”
    编辑:“咳咳,高桥老师,首先请不要常提起别家出版社的漫画,虽然我是无权干涉你的喜好啦。不过基本上他们都是属于侦探漫画嘛,所以出现这些东西是很正常的啊?
    而且他们不是也一直透过台词表示,为了一些小摩擦而杀人是很可悲的事情嘛?主角其实也不希望绝望的凶手们选择这样的不归路啊,更何况背后的动机常常都是很心酸的。”
    高桥:“可是跟我的漫画中,Game的输家顶多发疯一阵子比起来,直接画出杀人的画面还有写实的尸体,才是更会影响青少年的吧!”
    编辑:“唉呀呀呀,你的Game每一次的结果几乎都是法老王开天眼让对方发疯产生不同的幻觉,读者都可以未看先猜啦,你改过来也不过是最近几回的事情,更何况我可以跟
    你打赌那么写实的尸体一定也会被投诉,最后作者们都只好画得草率一点、干脆翻白眼,或者是被迫转型成其他类型的漫画,杀人画面点到为止,才能避免被家长们告!”
    我那时也预料不到,编辑的话会成为真实,直到最近我才了解,那些作者也是对现实的家长们低头了。
    虽然说那些漫画中的凶手,感觉动机越来越薄弱了,更遑论那些可怜的侦探漫画作者,为了不被提告,而只好被迫加入动作场面、恋爱故事或是科学幻想的桥段了。
    为什么同样不是限制级漫画,他们可以玩那么爽,我弄个麻醉药就被批得要死啊!
    高桥:“算了算了,还有呢还有呢,那也才两话啊!”
    编辑:“哎呀哎呀,你还想听啊,例子举不完呢。你还记得你第四集有画到一个俄罗斯轮盘的Game吧!”
    什么鬼啊?居然还有?我试着努力回想这一个内容,好不容易才想起来。
    高桥:“啊啊啊,你是说那个吧,圭平和游戏与城之内玩的中华餐桌转盘的Game,桌上有六样食物,三个玩家轮流转动转盘,把停在自己面前的食物吃下去,但其实这是圭平
    的阴谋,其中两个食物--儿童餐和汉堡有下剧毒...”
    编辑:“对对对,老实说我觉得这个Game规则很简单啦,不过呢...你一开始就说了吧,桌上摆的才不是什么高级料理,净是一些小朋友吃的东西。”
    高桥:“是有这样的一句话没有错。”(可以回去翻第四集)
    编辑:“唉呀呀呀,就有读者的妈妈打过来告状啦,说你这样根本就是诱导小朋友犯罪,让他们把一些有毒或是清洁剂什么有的没有的加在食物里面请朋友吃,等到出事来再
    说是漫画教他们的,更何况你下毒的东西还是小朋友超级爱吃的呢~~”
    哼哼,终于有可以反驳的空间了,因为那个剧情...
    高桥:“可是后来游戏不是赢了那个Game,拿到了解毒剂救了城之内吗?圭平也因为游戏破坏了操控的装置,而转到自己下毒的汉堡自食恶果了啊,这样不是达到正义的目的
    了吗?”
    编辑:“NO~~你以为现实之中吃个毒药或是腐蚀性药品,真的就有解毒剂喝下去就没事的啊?都马是要赶快作急救洗肠洗肾,还常常是直接死亡呢!那个时候我也用了你刚刚
    说的理由帮你挡掉了,只是最近你的漫画好像遭到了教育机关还有映像委员会的关切喔,看来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解决的呢,搞不好还要吃上官司呢?”
    不、不可能!不是这样的,他们疯了!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为什么会是我!?
    编辑:“其他的部分我们就不多提啦,什么直接用喷漆喷别人脸啦、在速食店拿打火机直接燃烧高浓度的酒类啦....等等的,太多了。总之呢,我把现实情况告诉你,我再给
    你三期翻身的机会,若是你再垫底的话...你应该也知道我们会采取怎样的行动吧?”
    高桥:“...中断连载?”
    编辑:“...之类的,或许我们还会公告声明此漫画家已结束连载,那就要跟你撇清关系罗,到时候我们想帮你挡都没有办法了。”
    怎么会这样?
    这是我想要的未来吗?
    我看着贴在眼前的公布栏上,一些巧妙的Game点子,简单的几条规则,还有让主角处于弱势却能巧妙反击的方法、每次要出场不同负面个性的反派角色,那是我原本接下来几
    周要创作的进度......现在却已经到了尽头?
    失去了这个工作我还能做什么呢?
    到其他的漫画家底下工作当助手?
    卡通公司?
    广告公司?
    不!我不要!
    我不要过那种画着别人创造出来的五颜六色的东西,为了卖出一个个动漫周边商品而像个吸钱的机器一样活着!
    高桥:“我...”
    编辑:“...虽然说我也是有帮你想到方法啦,只是不知道你接不接受就是了...”
    高桥:“什么方法!?”
    那时我以为我听到了天使的琼音,直到现在,我才发现,那是恶魔的耳语。
    编辑:“其实根据我们的统计呢,你的漫画在两个Game连载的时候达到了排行榜第一名。其他时间大部分就是第四第五名打转,最近才下滑的。”
    高桥:“什么Game!”
    太好了,看来读者还是喜欢我创造出来的东西的啊!
    编辑:“是第二集的魔术扑克牌,第五集和海马最终对决又再度出现的那个Game。”
    什么?我听到了什么?
    高桥:“不可能!那是我创作的Game里面,我最不喜欢的几个之一啊!规则漏洞百出,背后的意涵又很空洞,什么在扑克牌里面有玩家或怪兽的灵魂,根本就是个屁啊!而且
    什么透过电脑影像就可以有这种技术,现在要看游乐园的3D电影都还要戴眼镜咧,这种东西那里可行了啊?要我再继续画这个鬼Game,我宁愿去死!”
    编辑:“唉呀,可惜青少年似乎对这个Game还蛮感兴趣的呢,你也知道小朋友很喜欢酷炫造型的东西嘛,这种东西才合我们Jump读者的胃口啊...”
    高桥:“唔...”
    是啊,当我还是青少年的时候,我也喜欢那样的东西啊。
    编辑:“而且这种东西要发展周边商品很容易啊,印卡片成本可是很低的呢,但是利润却很容易拉高啊,只要说是什么很难得出现的卡片、漫画的主角也用过的卡片,那个价
    格很容易哄抬起来的,当漫画家还是要靠这种东西才能赚钱的,你说是吧?”
    高桥:“唔...”
    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现实居然是这样。
    编辑:“况且只要用这样的Game稍微连载,消毒个一阵子,这样子家长和官员也不会提告啦,沉迷在扑克牌的Game,总比学习主角们可怕的暴力行为以及危险的生活用品Game好,是吧?家长也可以控管小朋友的零用金,让他们没那么容易买到啊~~我是说真的,高桥老师,这是为你好。”
    高桥:“可...可是...”
    我本来还想反驳,这样青少年说不定会为了买卡片而耍任性,甚至偷父母的钱,但是已经没有力了。
    现实真的没有漫画、Game那么简单啊,讨厌的很呢。
    可不是一个你丢几个骰子、抽几张机会命运、用棋子走几格,就能够轻松决定,或是改变未来的Game。
    当你出局或是战斗失败的时候,并不会在下一轮游戏开始,或是读纪录档时复活啊。
    编辑:“总之呢,这几天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你要时间,我可以让你暂时休刊一下”
    高桥:“...我明白了,我尽快给你答覆。”
    我挂上了电话。
    几天后,我认了。
    我就像个被武藤游戏惩罚的坏人一样,失控的把眼前、墙上满满的游戏点子全部撕下来,丢进了垃圾筒。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画着怪兽草稿,写着不同攻击力、守备力、特殊能力的纸,
    还有无止境的装备卡、陷阱卡、魔法卡,之后还有大家趋之若鹜的稀有卡。
    这就是“决斗者的王国篇”、“战斗城市篇”以及之后的故事的真正由来。
    我真正的梦想,就如同真崎杏子内心的房间,那个充满舞蹈家的梦想、希望与未来一样,成为我永远都收不回来的伏笔。反正没有人关心。
    为了不要当在现实之中被别人瞧不起的城之内克也和本田广,我选择这样的路。之后每一次的连载,我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去思考游戏的规则。
    我不需要去思考游戏背后的意涵、教育。
    我不需要在每一回的故事里,刻划一个新的,青少年可能遭遇到,一个个受人崇拜、
    光鲜亮丽,但是暗地里却是些瞧不起别人、干些不法勾当的,真正的坏人。
    我甚至不需要思考每一次游戏要怎么包装,和现实生活结合,也不用一开始就想好主角要用什么巧妙的攻略来挽回自己的颓势。
    我只要每天上网,看不同的图监,画出不同的卡片扫瞄进电脑,按按计算机看主角接下来还剩下多少的生命值,就可以轻松的维持我的生活,赚进数不清的钞票。
    你们了解吗?这个社会本身才是个真正的决斗场,而我们都是被所谓的“玩家”们,按照早就存在的规则互相残杀,用完后就被丢进墓地的,没用的怪兽卡!
    为了我的生活,我的未来,那一天晚上,我选择把灵魂卖给恶魔。
    是啊,就如同我所画的那一张“恶魔的召唤”。
    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