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oncontextmenu=new Function("event.returnValue=false;"); //去掉BlogBus中的广告 GerogeBlog.noAdForBlogBus();
  • Jan 31, 20122012愿望【真实版】 - [☆生活校园]

    上一篇说了,那些虚浮的愿望都是外部不可控之物。

    但是,作为一个自励的人,我应该需要一个内部可控的愿望。

    在保Y和出国中纠结了很长时间,几乎可以说从念大学以来就一直在徘徊。

    下半年的时候我终于了解到了上一届师兄师姐们的保Y情况,结果发现,保Y程序复杂得要死。简单来说,跟高中当年自主招生一样复杂,又要考试又要自己去投简历又要面试又要等结果又要做出各种选择……

    出国的话,也有G有T有PS有interview有offer有decision…………不觉得这二者其实很相似么?都苦逼啊!

    Jean说得对,既然都苦逼,你就自己选一个;人生不苦逼,你还想有成绩,咋可能嘛。

    所以我需要一个选择。

    说实话,这半年来,我都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去追求国外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发现,国外不等于乌托邦,人和人之间存在跨文化的一致性。加上里边来为了留住人一直明里暗里劝我不要出国不要出国,导致我更加纠结。

    春节前和阿猪阿宝S君一起去雪山上修炼,我整个人都是一张苦逼脸,差点影响到大家玩的心情。我也不是故意摆出这种苦逼脸的,可毕竟是五六年的铁基友了,啥都藏不住。

    当然我摆出苦逼脸的原因除了纠结要不要出去之外,还因为这半年被赛烤乐鸡搞烦了……

    泥煤的心理学太坑爹了!!!

    什么教育?!什么智力发展?!

    尤其期末的那个作业把我做得彻底崩溃……在上这门课之前林老师一直是我心中的大牛而且他也是天朝赛烤乐鸡领域中国宝级的人物,我以为我会对这个方向产生兴趣的,结果……结果刷夜赶作业的时候我心中所有的一切可以用同学的这张吐槽四格来概括了:http://hiphotos.baidu.com/wind_fivian/pic/item/921560ff5266d016669d459a972bd40737fa35c9.jpg

    这两个原因,都搞得我对前途失去了希望。根本看不到未来的出口在哪儿。

    在山上修炼的时候,我跟着猪哥学了学滑雪【苦逼的南方人就是不会滑雪】

    因为嫌短破的人太多太挤,我们就买了索道票,上山顶去往下冲了

    ——反正我也不怎么会滑,运动细胞也不发达,于是半摔半滑地下来了

    ——然后又坐索道上山顶继续一个人摔摔滚滚

    幸好下半年学了点合气道,知道怎么摔不疼,怎么摔保护自己。

    因为大家都走散了,山顶坡道的人也少得可怜,所以每次摔在雪地里时都是孤单一人

    ——难道要我躺在雪地里面挺尸么?

    那天雾蒙蒙的,能见度不超过2米。挺尸有何用,别人连看都看不到。

    ——自己爬起来呗。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来来回回在山顶至山底的长坡道上摔摔滚滚,每次都有种孤单与绝望的心情。但是每次都要对自己说,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2天的雪山修炼,我自己悟出了这个道理。

    没错,2011过得很颓很苦逼,学业事业各种不顺心,GT都考得西撇。

    但是我不能放弃啊。哪里摔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个坎,还有什么意思?

    所以我要站起来!

    所以我不能放弃自己的理想!!

    修罗完毕,下山的时候,大家一起排长队等车,一群又一群的人插队。于是我愤怒了,破口就嘛(还是四川话骂人骂得舒服)。旁边人也是对插队现象忍无可忍,见有我这个点燃引线的,也跟着骂过去——恩,群骂,然后把插队的一群人骂得灰溜溜的跑去队尾乖乖排队。

    说实话,这事儿很普通,但是我的感触还是很深。

    在帝都这几年,没见过如此无耻的集体插队行为。

    我不是贬低西部落后地区,而是发自内心的感慨——西部真的比不上发达的东部啊,即使是号称西部第一大的最发达(没有之一)的城市,成都。

    雪山公交车上也见到了极品抢座事件。起因不明,但是见识到了一个太婆如何倚老卖老、如何骂得人不分青红皂白。因为车上人多,看不见,不知道具体原因,我也就不在这里臆测了。之后的下山索道上,我们一行人被分成了两拨,很不幸的分别于车上吵架的两方坐到了同一节缆车,于是下山十来分钟的缆车上一路听他们极品的抱怨。

    算了,这边人的素质完全比不上帝都。

    我以前走出去都很自豪的认为,成都是一个很发达的城市,毕竟是西部第一,有文化有修养。可是即使是这样,和帝都的文化和素质比还是差远了。

    顺带题外话一下,11月去魔都的时候,真心感觉魔都人的素质也好不到哪儿去。上地铁居然不排队?!太喜感了。

    我想我应该重新建构一下我的认识了。

    既然这些号称很发达的城市,和帝都比都差距那么大,那么号称天朝第一的帝都,和国外的发达城市比,差距又有多大呢?

    虽然这个类比有点跳跃性,不过你也知道,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就是应该缺乏逻辑性、具有跳跃性的。尤其当情绪唤起较大时,那种情绪对认知的影响是相当强烈的。

    于是我再次厌倦了天朝

    我要出去!

    身边的人都要接二连三的出去了,我干嘛不出去?

    后来跟Jean一起抱怨,说大学真的什么有用的知识都学不到,不管国内也好,国外也好。

    ——既然都学不到,干嘛不出去混?

    那些高中和本科就跑出去混的不怎样的家伙们,现在竟然发展得离奇的好!

    还是外面机会多啊……

     

    因此,总结下来,我要从原地爬起来,捡起我的出国梦,再度奋斗。

    时间已经不多了,2012的夏天必须重新刷完GT,秋天就要寄各种材料,冬天就苦等offer了。

    2012的愿望真的很简单——我要出去,求GT成绩满意,求PS有内容,求套磁成功,求顺利签证顺利出国。

    最后,我想用《留美幼童》和《海上钢琴师》留给我的最真切的场景来结尾:

    当人们坐着颠簸的大船驶向美洲大陆时,在这片一望无际汪洋,他们心中都有一个美国梦。

    American Dream

    分享到: